3.8 林嘉晴的连续庆生

21岁正置人生的青春年华,朋友和追求者多的情况下,林嘉晴不停接受朋友的庆生和邀约。 从朋友的夜店庆生到追求者从吉丹岛而来,林嘉晴都没有婉拒,义父这个时候开始思考是否应该这样让自己的女友单独去和男生庆生,但又碍于才刚在一起,怕这样会让林嘉晴觉得义父在绑着她,但也因为这样种下了往后分手的种子。 在和义父交往的过程中,林嘉晴常和男生外出到深夜,虽然说是哥们和主管,但是主管谈事情到深夜或者约出来也很有问题,虽然林嘉晴提的理由都很合理,是因为公事而无法拒绝主管,但她本身因为隐瞒自己身边的朋友谈恋爱,而没有拿捏好角色,也让初恋和这段感情埋下许多不信任的伏笔。干过企业的人都知道,如果真的是做事情的话不需要到晚上或者凌晨还在应酬上司,好的上司也不会打扰属下睡觉的时间。没有明确地表明和拿捏好分寸是最大的问题。 连续庆生的日子,和其他追求者外出,义父也大方的同意,只是信任她,也觉得她应该多交朋友和看看世界。 Advertisements

3.7 Tamarind Spring 庆生

  双威酒店的夜晚,原本义父安排好出差的行程,但由于是林嘉晴的生日,因此取消了。8月19日留下来陪林嘉晴庆祝,义父挑了吉隆坡获奖无数的 Tamarind Spring 帮她庆祝生日。 林嘉晴从 Segi 下课后,义父便载她到 Zell V 按摩放松,然后再到 Tamarind Spring,事先请服务人员安排好满桌的玫瑰花瓣,好不浪漫。两个人在犹如花海中的餐桌用餐,度过了一个简单浪漫的生日。虽然没有蛋糕,但却极为慎重的安排。 这次的生日,两个人的关系更加靠近,晚上两个人一起到酒店,两人安静的共度直到天明。      

4.1 无私的大爱–协助林民忠寻失车

上台分享前,义父在喧闹的人群中查看资料丰富演讲内容。林嘉晴的来电让他的思绪完全打断,我和雅茵真后悔没有帮义父提包,让他接到她的电话,还没通话完毕便被通知演讲准备开始,不得不挂电话。 挂下电话,义父脸色一沉,交代我们帮忙拨打几通电话,和必要的时候帮忙去跑警局,简单说了地点和事件、还有提供联系,动用了关系帮忙协助寻找失车。原本来听演讲反而在场外忙着拨打电话,只为了一个在义父落难的时候踩她的女生,越打越气,如果不是帮助义父,真不知道自己会是如何的生气。 演讲完毕,义父带我们去吃晚餐的时候才提到事情的细节。林民忠曾在林嘉晴生日的时候来吉隆坡找她吃饭看电影,还说只是为了看林嘉晴的微笑而南下,这样不是追求的甜言蜜语那是什么?这次林民忠要去冰岛旅行,第二天出国,在吉隆坡过一晚,于是约了林嘉晴见面,他们相约在 Mont Kiara , 吃个饭回来车子不见了。林嘉晴打给义父的时候没有多说,只说朋友的车子不见了,护照在车山,明天就要出国,义父问了一些问题,听到是宝马后就直接想到是林民忠。但义父又要上台分享,因此无法及时过去帮忙,找了几个电话给我们帮忙协助沟通,自己也发了几通短讯询问,只是分享结束的时候打给林嘉晴已经没有回电。原本准备好协助他们失车的事情,于是又打电话去和各单位以及其他的人一一致谢。 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约会吃饭看电影到深夜,义父已经容忍,分手了还打来请他帮她的追求者做事,真的很令人乍舌。我和雅茵都异口同声问,“他不是富二代,不是砂石场的富二代吗?”为什么约了别人的女友,还没本事自己寻车。曾经有个领养孤儿的富豪说过,真正富有的人不只是财力心灵富足,而是在发生问题的时候有能力处理好。 义父用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淡化情绪,现在这通电话应该又让他辛苦好几天了,而且还是最伤他的林民忠。虽然受伤,但依旧愿意帮忙和想办法。

3.6 Dragon Co 龙亭湘菜馆的期待

义父带我们来到 Dragon Co 龙亭湘菜馆,叫了一桌的菜,说起爱情在这段期间萌芽的故事。 林嘉晴下课背着书包出现,他期待着两人的见面。她背着粉红色的书包,微笑的走向义父。义父每次都想帮她拿书包,但是她总不让。 两人走上楼,四处都是中国乡音,他们走到户外靠栏杆的地方坐了下来,点了林嘉晴喜欢吃的菜和自己想吃的,于是安静的等待。他们开始聊天,从整个龙亭湘菜馆的设计聊到咖啡馆的设计师,那应该是他们之间最记得的话题,其他的义父已经忘了。 之后他们去附近吃义父最喜欢的肉骨茶,由于林嘉晴不吃猪肉,因此义父只叫了两碗肉骨茶汤,两人便一起回到各自的地方。这是林嘉晴从泰国旅游回来两人第一次一起聚餐。或许对林嘉晴而言记忆模糊,但对义父而言记忆犹新。 这样的记忆是不是也是一种痛。

选择

老油条要告诉你告诉你最最重要的一点,当你开始跟男朋友留在小城市过安稳小日子,一定不要一天到晚幻想你去美国留学,能够邂逅比尔盖茨的儿子。这个世界上,完全正确的选择是不存在的,我们所能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永远认为自己的选择很正确。故意把话说得这么拗口,是为了加强记忆。祝前途光明! 作者:顾陈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961882/answer/2005611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3.5 爱情:手心的温度

  上星期陪义父买了东西后一直没有抽时间和义父见面,这个星期大家都比较忙,周六清晨和辉民越好要去找义父吃早餐,但没想到义父要忙工作,因此我和辉民吃了早餐后各自回家。 开启电脑记录这段开示逐渐消失模糊的记忆,原来记忆是那么的可怕,义父还在失恋的复原期,希望忙碌的工作可以让他暂时脱离痛苦,那种痛其实也只有自己知道,别人是无法理解的,希望他赶快振作再出发。 开始回想义父之前上午的谈话,关于他对林嘉晴感觉的确认是在两个人一起住在双威酒店度假村的时候。在那之前的7月份,彼此时常约会吃饭,一直被大家认为彼此是情侣的时候是在 7月底的时候,台湾的朋友来访,以及知交好友要离别到国外念书。 台湾的朋友都觉得她很漂亮、很有气质,像森林系女孩,义父听了也高兴,两人感情渐深,走得靠近,义父也开始帮她拿书包等重物。 八月份出差,住在双威酒店度假村,两张单人床,彼此分开睡,那是彼此最靠近相处最多的时刻,也开始聊很多,内容我已经忘记,但依稀记得义父提起那些过程的眼神是愉快的。8月12日,对义父来说是回国最重要的日期。 贵宾晚宴后,和林嘉晴一起赶去 One City 和印尼的朋友见面,两人在途中由于林嘉晴倒酒的工作被男客人骚扰而让义父对她的工作担心,因此在车上语气比较严厉的询问她为何接这样的工作,义父也责备自己那时候还对林嘉晴和她的工作不了解,林嘉晴也没让任何人了解,因此如果按一般人的想法自然会认为不合适,换作是男友和家人我也会担心吧。 那晚有细雨,与其说是责备,倒不如说是心疼她的工作要面对的事,但到很后来认识更深之后才明白她很享受这样的工作,也可以见识很多。或许义父有其他想法,认为以她的才能可以到更多的好公司学习,以及更多更深的扎实经验。义父很多时候并没有把真实想法告诉对方,总让对方自己思考,也不会去干预他人的人生轨道,因此也没有和她说太多。 林嘉晴在车上没有辩驳,只是安静的在一旁。下车后,义父走在前面,步伐快了些,也因为还没喜欢上她,所以还没有多加思考。就在走过印度嘛嘛档的那刻,林嘉晴加快脚步走上前抓着义父的手臂,勾着他的手腕,撒娇的说:“等我,别走那么快。” 或许对林嘉晴而言,那是普通的举动,但对义父而言,那是牵动心跳的时刻,爱情的萌芽在那个时刻转为盛开的花朵,在细雨微风中摇拽。义父看看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四年来都单身的在创业中拼搏,那次的互动把坚硬的盔甲穿透、融化。那一刻义父确认林嘉晴就是他想要人,走进电梯,义父牵着她的手,第一次牵她的手,她的手有点湿冷,代表她体弱。义父一阵心疼,在心底答应自己要好好爱惜她。 开车再次回到阳城酒家拿车回双威度假村,义父开始担心她一个人深夜开车。这种担心是另一半担心另一半的感觉,是爱情的担心,虽然知道等下就要见面,但却有了思念。 双威度假村的夜晚,义父走到她的床边躺下,两人聊了许多过往和私事。四年来的爱情如花盛放之初,揉着她的腰,她安静的说着说着直到睡着。 清晨起床,义父要赶路,轻轻一吻在她的脸颊,是等待四年来深刻的爱情。      

3.4 爱情:暧昧萌芽

那个早上义父聊了很多,未能一一写下,只能凭着零星的记忆拼凑。 义父:原本我没有喜欢上甚至爱上她,而是一点一滴的,有个转折点是在 Intercontinental Hotel 活动,因为忙着工作,无法一直回复短讯,有也是夜晚才能一直聊。其实那时候的感觉已经觉得彼此有好感,但是因为对方年龄小很多其实有很多的不确定,自己也怀疑。她会传一些自拍照和影片给你,也不确定她是不是这样对每个男人,但不管是否传给其他男生,对一个许多男生而言都会解读为一种暗示或者在撩你的感觉。 后来,忘了哪天真的特别忙,她第二天好像要去泰国了,就没什么和她聊。和她说话时,她正好要去冲凉,但她故意回覆不想和我说话,我就以为她就这样生气了。后来想想如果因为我忙碌而生气,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交往。 一直到她从泰国回来,才主动联系我,我才和她见面。但那时候,其实我们认识并不深,我个性也不太随便和人聊私领域范围的事,更何况她和我年龄差距那么大,所以就了自己过去见过的事。而她聊了泰国的所见所闻,聊了她的前男友。尤其是聊到她的前男友是最让人心疼的,还扬言要教训他。 一直以来只知道她的英文名字,后来才知道她的中文名字叫做林嘉晴还有她的生日,其实她说过,但因为我对她没有意思,所以也没记起来。那时候她一直吊起来,叫我自己想,后来我想了很久,这个生日和名字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了。那一刻我觉得还可以再和她深交,看看她到底和不合适。后来,就无法自拔了。哈!(笑得有点凄凉) 记得有一次在 Donutes Coffee 办公,她 whatsapp 说她的朋友的男友买了一箱零食给她,很浪漫,于是义父莫名的就跑去米克斯购买了一箱零食给她,仿佛是不甘示弱,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喜欢上她会先为她付出,自己也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那时候两人就频密互动,去 Puchong 吃麻辣烤盘海鲜,去很多 Sunway Pyramid 对面吃湘菜、麻辣等,自己都忘了吃了哪些东西,仿佛吉隆坡的许多餐厅都有他们的足迹。 (内容其实说了很多,但大概记得的就只有一些)

Jealous

分手前的两个星期,义父和林嘉晴几乎没什么通话和讯息,仅仅只是工作出差一个星期,两个人的感情瞬间急转直下。也只是在车上相互拥抱后的第二天感情就变了,变得他都不认识自己和林嘉晴了,没有对话的那两个星期,特别难受。他说有时候雨滴和风都比他更加亲近林嘉晴,就像 Jealous 那首歌一样。 I’m jealous of the rain That falls upon your skin It’s closer than my hands have been I’m jealous of the rain I’m jealous of the wind That ripples through your clothes It’s closer than your shadow Oh, I’m jealous of the wind ‘Cause I wished you the best of All this…

5.3 放开:使唤

这阵子周末没有工作,都陪伴义父一起。昨晚骂了义父之后,不知道为何这个义父的前女友可以那么厚脸皮打来请义父帮忙载货。从昨晚到今天,义父虽然都在做事,但却无神的工作和吃饭。 我们没能说什么或做什么,能做的就是陪伴。从小到大也没有家人,义父回国后就把他当成家人,以前是他给我们鼓励和陪伴,现在他生意不顺,感情又失意,作为非血缘的家人只能陪伴。手机开着 Loud speaker , 他们的对话一清二楚。其实很想和义父说由我去载即可,但林嘉晴的事义父一定不让。 星期六一整天,义父做他的工作,我写我的网志。 昨夜我们都没什么睡,就为了帮忙载汽水,星期六又一直等到深夜知道收到林嘉晴的讯息义父才敢倒下睡着。他睡得很沉,或许只有睡着对此刻的他来说才是解脱,希望梦里的他是快乐自在的。 星期日一早,一起到巴生吃了肉骨茶之后,转进 Landed 的住宅,义父让我在前面的商店等着,自己跑去载货了。回程的途中,老天爷下起大雨,路上的车子放慢了速度,义父问到 义父:我是不是很犯贱?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 义父:都已经分手了,我还在傻傻的付出。 我:但我觉得你很伟大,明明很痛,却还忍着痛前进。 义父:我很累 我:请您一定要振作,我们还有很多人都需要您。我们长大了,可以自己独立,还有很多孤儿和孩子都需要你的教导和帮助。 义父:我明白,谢谢你。 走到 Selayang ,再 5分钟就到她的家,突然接到林嘉晴的电话,我差点就接到。于是拿给义父,结果是先放车子,晚上再去她家。 于是我们掉头回家一直等待夜晚的到来。 晚上再次回到 Selayang,义父带我去了他和她一起吃的金记面家。 义父:这是我和她一起住了Damansara 的 Royale Chulan Hotel 一起来的店家。每个月我们都会一起住一家酒店,这是我们一起住的最后一家酒店,然后就发生了很多事情。 说着说着,他红了眼眶。 我:您别说了,快吃吧,面都凉了。 义父:我好想她,可是我的心很痛。 我:我知道,我们都很想帮您。 义父:谢谢你们。 离开金记面家,他失魂的开到黑风洞,又走了许多地方。直到时间靠近的时候才提醒他载货过去她家。 义父把我放在他每次等林嘉晴的咖啡馆 Story Coffee Bean ,然后就自己载着汽水去她家了。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很无奈,什么忙都帮不上。希望他不要像那晚在 Mantra Bar 一样,送个餐都出事情,送个货搬个汽水应该没问题了吧,又没有牵涉其他人。 要一个深爱自己的人在分手后去自己的家见自己的家人,那是多么的残忍,好心疼义父。                

避嫌

一段恋情的失败双方都有责任,我尝试思考这段期间听到和看到的事情,虽然女生口口声声说自己成熟,但其实行为终究是和想法上有所出入。 女生并不懂得如何避嫌,从上一段关系到和义父开展的新恋情也是如此。不公开恋情其实只是自私的想要为自己创造良好形象,但却严重的伤害了彼此的关系。不公开恋情也无伤大雅,但比较糟糕的是会和其他男生出去约会,也包含了追求者。而义父大方的让他去和其他的追求者用餐、外出,真的是超越我这个心胸狭窄男生的局限,换作是我一定无法接受另一半和其他男人出去约会,看来女生并不懂得避嫌。 想起网路一个作家写的关于「避嫌」的文章。   ## 有男,女朋友,甚至结了婚的人,「避嫌」是我认为最重要且是必修的一门课程。 人是一种情感非常丰富的动物,很多偷吃的朋友,也许一开始压根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走到这一步当初明明只是觉得这个人看起来特别顺眼;记得一开始,对方不过是一个比较有话聊的朋友罢了;原本只不过是一起吃顿饭而已……谁知看着看着,聊着聊着,最后就上了彼此的床。 「避嫌」,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有亲疏之分,不能总把那几句:「又没什么」,「还好吧」,「都是自己人」,「只是小时候的玩伴」,「只是前男友/前女友而已」挂在嘴边,而忘了保持应该有的距离。 友情,同情与爱情,必须分清楚孰轻孰重,因为这几种情感关系永远都不能混为一谈,对待的方式更不能相提并论,不然就是在玩火,就是在给人机会。 我们都不是圣人,不要对自己的定力太有自信了,不管男女,难免禁不起诱惑与寂寞,这是人性。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让自己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中,更不要把对另一伴的温柔体贴,关心问候,用在别人身上。 除了自己的伴侣,真的不需要也没有义务,过度去关心,同情或帮助那些前男女友,干哥哥或干妹妹,朋友或同事,学长或学妹。 你把人家当朋友,人家不只想跟你做朋友; 你对人家没兴趣,人家可对你有兴趣得很。 爱情故事,只要没有开始就写不下去。 给人希望,就等于是给对方机会。不用觉得「保持距离」会对别人不好意思或是不近人情,我们没有分身,无法讨好身边的每个人,异性朋友需要你,但伴侣更需要你,两者之间的取舍,我想不会太难,除非你的心已经没放在身边的这个人身上。 那些单身的朋友,自然会有其他单身的人去拯救他们,而我们这些已经死会到不能再死的人,该做好的一件事就是:好好爱着身边的另一半。 别对别的女人温柔,因为那是对你的女人残忍。 别对别的男人动情,因为那是对你的男人无情。 避嫌不是绝对就不会偷吃, 但不偷吃的人,绝对懂得避嫌。 ##

5.2 放开:Mantra Bar 的心碎

喝完茶,所有店家接近打烊,义父急急忙忙地买了 Subway 和 Koi 的珍珠奶茶就和我们道别。雅茵心思细腻,知道义父在减肥,不吃这些,因此八卦问道 雅茵:买个谁啊? 义父:帮朋友买的 雅茵:哪个朋友啊? 义父:她啊…… 雅茵:原来… 义父:她今晚在酒吧工作,要去等她下班,她没吃晚餐,顺便给她带过去。 雅茵: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反正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保证不打扰你们,只是想看看她,顺便喝喝酒。 义父:那就走吧。 来到 Bangsar Village 我们分开走,进到酒吧义父在外头站着等了很久,林嘉晴在另外一桌和客人对话了很久。义父走进来坐在吧台角落,叫了一杯咖啡。我和雅茵都差点笑了出来,来酒吧喝咖啡也太搞笑,我们坐在一旁不打扰直到林嘉晴走到他的身旁和他说说话,义父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林嘉晴又走开去工作。直到她拿了 Subway 去吃,义父见她没有拿奶茶便请服务生帮忙拿给她。 付了钱,时间已过了凌晨一点,酒吧越来越有气氛,义父站起来和林嘉晴说了话,便呆站着等她。走出户外,我们在远处的角落等待,义父站在入口处等她。只见林嘉晴出来后惊讶义父还在,旁边站着一个男生动了起来,林嘉晴介绍了两人认识,简单的握手,走进电梯,义父的表情黯然神伤,连背影看了都心疼。 雅茵生气的想走上去,被我拉住了。 我:你要干嘛? 雅茵:你咽得下这口气吗? 我:你要记得这不关你的事,我们去只会搞砸。 雅茵:我真的替他不值! 我:这就是爱情 雅茵:不管那个男生的身份是什么,她都不该叫义父和他同时出现,这根本就不对,这是二度伤害! 我:已经发生了 雅茵:⋯⋯ 我:我们做另外一个电梯下去。 因为担心义父,我请雅茵开我的车先回去,我跟上义父,要求搭乘他的车子。 一路上的气氛,空气像禁止似的。 我:你是不是很难过,刚才我和雅茵都看到了。 义父:确实难过,但我理解她的行为,她身边原本就很多男生,而且她是比较外向的,不太避嫌。 我:刚才雅茵很生气想走上前。 义父:还好没有,不然误会就大了。 车子一路开到 Majestic Hotel 的圆环,林嘉晴讯息特殊的铃声惊动了我们。 义父直接打了过去问清楚,Loud speaker 的一端,林嘉晴生气的责备义父在酒吧用电脑,害她被投诉,义父被责备的一头雾水。本该是好意送晚餐给她,没想到却因为一场误会的投诉,让两人的关系更加陷入负面状态。 挂了电话,义父和我说了情况,酒吧的人投诉林嘉晴带义父到酒吧,而义父在那边使用电脑,感觉让酒吧层次降低了。义父掉头回去酒吧澄清事实,说明经过服务生的同意,才使用电脑,也强调这是他个人的行为,与林嘉晴无关,以免害她丢了工作。 Mantra Bar 的经理,也不知道是哪里人,皮肤黑就算了,脸也那么臭,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反而是旁边的女生,可能是高阶主管板之一,不停的道歉,还算客气。 讨回公道是那么的重要,这样一说反而让整个事情水落石出,对方也道歉事先没有说明用电脑会影响观感一事(翻白眼,哪门子的道理),怕得罪客人,而让义父使用电脑。义父也可以理解,他专注工作,如果不是为了爱情而来这个酒吧,也不会让大家这样难堪。在和酒吧说明情况的时候还一直护着林嘉晴,也算是大爱了,只是义父当下的心情一定大受打击,被心爱的人误会冤枉,一番美意来到 Mantra Bar 送餐,却换来眼睁睁看着另一个男生护送刚分手的女友离开,除非是没有情感的人,否则一定难过,而我此刻能做的只能沉默和陪伴。 处理好这个事件,经理答应会再发讯息给林嘉晴的公司说明误会一场。 心碎的夜晚,义父开车徘徊在吉隆坡的街头,不久林嘉晴发讯息问义父买什么,我拿着义父的手机看着 GPS ,…

5.1 放开:最后的礼物-雅诗兰黛 Estee Launder

接到义父的电话,约在 Sunway 见面,说是带上雅茵一起,有急事找我们。 车子在停车场转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parking ,和雅茵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停好车之后等了半小时左右义父才抵达。 雅茵:义父,你憔悴了很多。 我:喂!你别乱讲话!他是减肥瘦了,才不是什么憔悴! 义父笑着,双目透露着忧伤。 见面的时候才知道义父有可能离开马来西亚,或者再另起炉灶,12月看来会是他离开或者留下来忙碌,那么重要的决定,我们两个像守密人一样替聆听义父的滴点。 我:需要我们帮忙什么吗? 义父:有的,我要买圣诞礼物,帮我挑选化妆品,我不熟悉。 我:有没有噢!11月买圣诞节礼物! 雅茵:是有点夸张,可是还好啦!我最擅长化妆品了!难怪会挖我出来! 我:哈,看来这个要靠你了! 雅茵:要买给谁啊? 知道义父一定是买给林嘉晴的,雅茵这么一问义父一定为难的作答 我:叫你帮就帮啦,问那么多干嘛? 义父:没关系,我买给一个重要的人。 雅茵:哦~~~她啊~ 义父:知道还问! 走进  Estee Launder 专卖店,一个高挑气质女服务员走上来询问。 专员:请问先生要找什么吗? 义父:第一次来,可以介绍一下吗? 专员:请问是自己用吗?还是买给其他人? 义父:买给其他人 专员:那请问他是男生还是女生,他的肤质如何还有年龄? 义父:我买给重要的人,这是她的照片,她干性皮肤,二十几岁。 专员:她真漂亮,你真体贴。 义父:(傻笑) 雅茵:可以大概帮我们介绍一下吗? 我帮忙挑选。 专员:当然可以 一长串介绍,我听也没听懂,自然无法一一列出。很想写下每个过程,那些化妆品的介绍和他们的询问都藏着对义父的重要人物的关心,那些产品选购的考量都是以她为出发点,她是什么?她是爱。是义父回国空窗期珍藏四年的爱,就这样烟消云散。 义父:我要这个 专员: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限量版的组合,总价值超过两千元。 义父:麻烦您帮我包起来,谢谢。 雅茵:做你的女友真好,分手了都还有礼物。 义父:所以? 雅茵:XD 专员很镇定的瞄了雅茵一眼,而我真的快被气到吐血了,这家伙真不会说话。如果正常情况的话开玩笑自然无伤大雅,但她怎么就在义父和店员面前这样脱口而出了呢?唉…… 走出店外,雅茵开口了 雅茵:老大,你不要介意我不懂事的胡言乱语。你过去对我们的照顾和帮助我们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走进学校和走出社会,我们其实很在意你的感受。我我们一个23、一个20,我们自己赚钱都那么节俭,一个21岁的女生真的有必要用到那么好的东西吗?更何况她不是千金小姐,而且她不爱你,为什么要为她付出那么多。我们其实都很心疼你,等了四年,原本大家都想祝福你的,但对方连公开都不想,我们要祝福也很难。对不起哦,说的那么多,但大家真的很担心你,这样的女生吉隆坡其实很多,你条件那么好,真的不必为她付出那么多,不值得。 义父:谢谢你们,谢谢雅茵,这是最后的礼物了,之前答应她的。我还是很爱她,虽然很受伤,但至少我对得起自己。走!请大家喝茶! 雅茵:唉……好吧!你开心就好啦! 义父说得轻盈曼妙,背后却是负重前行。爱情有时候真是盲目的,但那是两个人的事,也只有他们知道两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事情。